山陬海隅

自告罪,踏舟悬壶归

【all叶】记一场由文言常识引发的血案

夜雨声烦:惨绝人寰,简直就是丧尽天良,我想不到,我竟想不到,出卷老师竟下劣凶残至如此地步!!!


王不留行:你最近看鲁迅的书了?


夜雨声烦:不!我看的是周树人的书!王杰希你想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


王不留行:[这人什么毛病.jpg]


风城烟雨:黄少天你倒倒脑壳里的水成吗?


夜雨声烦:不行我要说正题了!


夜雨声烦:簪笏,用象牙或玉石制成,古代臣子上朝时执于手中,可用来记述君主说的话,也可以把自己要禀报的内容抄在上面。


夜雨声烦:请问错在哪?...


【all叶】箜篌引

公无渡河,公竟渡河。

渡河而死,其奈公何。

——《箜篌引》


“可是绝路?”叶修望向不远的大江,水流裹挟着泥沙翻涌沉浮,白茫茫一片,直达天际。


无舟可渡。


身边的喻文州跪伏在地,连带着剩余的几十将士也尽数跪下,残破的甲胄碰撞出铿锵之响。


“将军所在之处,从无绝路。”喻文州仰起头,“我辈誓死追随将军!”


江风凛冽,青年的白衣在风中拂起,如白鹤的羽翼,只是再无可能冲天。


“文州。”叶修叹道,声线嘶哑,“大鹤就在江的那头,江东也在江的那头。”


“我十七岁承定西王爵位,至此四...

关于22那堆破事不要再评论了,我心里堵得很啊各位老兄。


退圈那天我难过了半个晚上,看观景窗外的灯火通明,没睡着,还哭了。


真丢脸。


我也想洒脱啊,什么狗屎玩意都给老子滚,老子不信天不信地你算个什么东西?


但我他娘的做不到啊。


那堆破事我一直很在乎,想起来就难受,尤其是某个搅屎棍的发言,我第一次看的时候甚至没敢看完。


那时候真的感觉从心底一点点凉上来,身体从拿手机的手指一点点麻痹。


怎么会有这种人?


我一个人在家骂你那个搅屎棍子一个多小时,但心你难受得很...

【all叶】记一场由不讲人话引发的血案

君莫笑:兴欣战队拟于九月十三日前往g市拜访,请蓝雨战队接洽为荷。

夜雨声烦:接洽为荷什么意思???叶修你好好说话???

百花缭乱:不好意思大家都不是文化人,叶修你能不能说人话。

君莫笑:张佳乐,竖子也。

百花缭乱:嗯???什么意思?我怎么觉得不是好话???

索克萨尔:不胜荣幸。盛夏将至,还望保重身体。

夜雨声烦:接洽为荷不就是麻烦人照顾着点吗,叶修你装什么调调?

流云:黄少你明明是问了我才知道的!

夜雨声烦:闭嘴!做你的语文提纲去!

君莫笑:高足心性耿直,不可多得,还望悉心教导。

夜雨声烦:高足???

生灵灭:就是有才能的弟子。

索克萨尔:黄少天所受教育浅陋,见识短浅,见谅。

君莫笑:您说笑了...

第一次正经撸oc

可喜欢西澨(念shi 第四声)

陈衍回是我自己的人设我tm就这么玩(你也知道啊

长发温西澨短发陈衍回

开个子博专门撸oc去了(你会画画吗oc个鬼哦

温陈名字看起来神奇但都有出处来着(咳

【all叶】记一场由鬼故事引发的血案

王不留行:走廊尽头是藏污纳垢的地方……

一叶之秋:所以呢?

王不留行:……

王不留行:你懂不懂保持讲鬼故事的时候的严肃气氛?

君莫笑:白天不说人,晚上不说鬼。

君莫笑:大眼,听说过不?

逢山鬼泣:继续啊!倒是继续啊!!!

索克萨尔:王队你顶个橘猫的头像讲鬼故事真的很没有说服力。

王不留行:你们真的很过分。

沐雨橙风:把露在被子外的脚缩回来)

夜雨声烦:我怎么感觉有人在我脖子后面吹冷风啊……怎么这么冷,呜呜呜老叶我好害怕!!!

索克萨尔:因为空调出风口对着你啊,而且空调还开了16度。

君莫笑:[看沙雕的眼神.jpg]

百花缭乱:黄少天你怕不是石乐智

风城烟雨:算了我来吧

风城烟雨:我老家以前如果...

求推原耽_(´ཀ`」 ∠)_

喜欢磕强强,结局最好HE吧,不要狗血淋头为虐而虐就好,互攻什么也ojbk

基本没啥雷点

《杀破狼》、《默读》、《六爻》、《天涯客》这种风格的就很喜欢x

P大和秀秀的就不用了,我就是看完了才来求推文的(你他妈

我要饿死了,救救孩子(嘤嘤嘤

自家oc里一群儿子,想给他们写个故事(抬头望天

大儿子叶潜渊,明面上是个酒楼老板,其实私底下什么都做

二儿子沈临川,将军一个,和潜渊搞一起了

三儿子张星回,不在一个设定里,不管他

四儿子喻北辰,前朝王爷

五儿子顾夕永,和北辰搞一起了

六儿子杜衡

七儿子温西澨,多智近妖慧极必伤的一主

八儿子周纤尘,看起来贼不靠谱的一白衣道士

还有个陈衍回,我自己的人设,也混进去玩(咳

诚邀小可爱(。

你们让我这么尬着忍心吗

油炸火腿肠:

那…那个,有没有人……(⺣◡⺣)♡

Amenohi:

第一玩这种的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愿意留个言呢~

A-level:

我也来玩!!!!

☆★Qing★☆:

盗图来玩一下(〃°ω°〃)
大家国庆快乐呀!✨

【all叶】万死以赴

1.
  “哥哥,你会不得好死的。”叶秋抬眼望向叶修,琥珀色的瞳孔中溢满了木然与绝望。

  “不得好死。”叶秋又重复了一遍,搭在酸枣木桌上的手猛的攥紧。

  “我也没求过好死。”叶修依旧垂着头,苍白的指尖从衬衫最顶端的那颗扣子上移开,扶了扶面上的金丝边眼镜。

  “你凭什么相信共产党能赢?”叶秋难以置信的望着叶修,“你看不到他们被打成什么样了吗?你拼着命帮他们一时,难道他们就能站起来了吗!两万人的部队出个城就只剩下了一万三,他们怎么可能在国民党的全力围剿里活下来!”

  “叶秋!”叶修的话音里带上了警告意味,“不可胡言。”

  “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天真!”叶秋终于忍无可忍,一挥手把桌上茶杯尽数扫了...

©山陬海隅 | Powered by LOFTER